6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异域娶妻生子
    宋家的老者像是在草上飞,追着钟庸那双大长腿一路跟着跑过来了。

    一群年轻人头大,这是要全灭他们吗?

    那头直立着奔跑的大老鼠,虽然只有两米长,但没什么能挡住它,比重型坦克都恐怖。

    周云一边逃,一边悲叹道:“一个姓宋,一个姓钟,这是送终啊,一对狠人组合,我们一个都跑不了!”

    众人跑的本就要累到吐血了,再听他么一说,心中更是没底了。

    临近这里还有一段距离时,钟庸倏地止步,抖手抛过来两颗紫莹莹的蟠桃,明显是送给钟晴与钟城的。

    “糊涂,这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密地深处有剧变发生,立刻联系飞船,返回新星!”钟庸低喝。

    他转身朝着超凡生物杀去,最后更是发出无比严厉的声音:“发信号,不要耽搁,我也会跟着离开!”

    钟庸老头子将战斗引向远处,看得出他十分焦急,送灵药只是顺手而为,最主要的是警告,想搭顺风船逃离。

    他不可能利用这群年轻人阻敌,在他看来实在太弱了。

    超凡生物一个俯冲,就能杀了他们全部。

    最终,两个老头子与怪物纠缠着,厮杀着,渐渐消失。

    所有人都如坠冰窖,事情远超他们的想象。

    钟庸那么强大,都在想着逃离,对那株地仙草彻底放下执念。

    而他们却一头扎了进来,早先还在想着捡漏!

    一群年轻人立刻清醒了过来,事实上,连续的惨剧也已经让他们心中有了退意。

    这才三个夜晚而已,已经死去将近百人,只剩下三十人左右。

    赵清菡、郑睿、钟晴、周云几人走到一起,取出信号发射器。

    现在没什么可犹豫的,他们决定立刻止损离开。

    片刻后,他们的脸色变的无比难看。

    几人各自带着的信号发送器皆失灵,全都受损。

    密地中有各种能量物质,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精密电子器件。

    但信号发送器不大,被重重密封,按照以往的经验,能坚持很久!

    这次只过去三夜而已,便无法与相邻的褐星基地取得联系。

    几人面色苍白,毫无疑问,事情的严重性远超想象!

    这会死人的,他们很可能会失陷在这里,全部死去。

    密地深处到底有什么剧变?导致精密仪器更容易受损了。

    “各种能量物质变的更浓郁了吗?”钟晴洗去污泥后,精致的面孔上缺少血色。

    “不知道别的队伍怎样了。”赵清菡最担心的是,各家都遇上了这种问题,没有一人可以逃离。

    郑睿道:“如果所有人都无法发送信号,我想飞船基地中的人会意识到问题,主动降临来接人。”

    “怕的是我们坚持不了那么多天。”钟晴苦涩地说道。

    这才三天而已,他们就已经在死亡线上挣扎了,实在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轰

    远处的山崖断裂了,老钟再现,气喘吁吁,骑坐在超凡生物的背上猛捶,凶猛的一塌糊涂。

    可惜,那是一只老鼠,画面不是多么美观。

    “发射信号了吗?”他隔空询问。

    “所有信号发射器都受损了。”钟诚苦涩地答道。

    钟庸叹道:“我就知道,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其他队伍也都遇上了相类似的问题。”

    老钟一怒之下,猛烈的轰击超凡生物,打的那只老鼠耳朵里向外冒血,吱吱叫个不停。

    宋老头配合,刚猛霸道的拳头砸了出去,将超凡生物击的口鼻溢血,终于受了重创。

    “太爷爷,那我们怎么办?”钟诚喊道。

    “做最坏的打算吧,可能永远回不去了,想想福地!”宋家老头喊道。

    “你们离远点,自己保重吧。我管不了你们,这种超凡鼠共有两只。”老钟也喊道,看到远方出现很大的动静。

    他们不得不又跑路了,带着两只超凡鼠远去。

    王煊不明所以,福地又是什么状况?

    赵清菡、钟晴、郑睿等人多少知道一些,脸色瞬间就白了。

    “福地,也是一颗生命星球,各种能量物质浓郁,物产极为丰富。”赵清菡简单告知一些情况。

    福地,要早于密地发现,新星在那边开发了一段时间,所获甚多。

    但五年前,福地发生惊变,能量物质暴涌,使得飞船无法接近,不然会坠毁。

    留在那颗星球上的探险队员再也回不来,彻底失去消息。

    王煊一惊,这样对比看的话,他有可能会彻底留在这颗星球?这怎么行,他的父母都在旧土,不能这样永别。

    同时,他与女剑仙有约,三年内要回去。

    所有探险队员都骚动了,彻底不安。

    谁没有亲朋,谁没有父母?如果有选择,没有人愿意流落在异域。

    尤其是,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十天半个月就可能消灭一整支探险队。

    “我不想留在这里。”周云是真的害怕了,手都在发抖。

    对于他这种财阀子弟来说,密地怪物横行,哪里有新星灯红酒绿的花花大世界呆的舒服。

    “想开点,在异域娶妻生子,实现超凡,接近列仙,说不定有一天我们自己能飞回去。”

    钟诚很另类,过去之所以在旧土找王宗师请教捷径,就是因为,他一直向往古代列仙的世界。

    然后,他就被钟晴一巴掌拍翻了,并又一次被打击。

    “连我都打不过,还列仙!”小钟修行时间比她弟弟短。

    但是她却能轻易镇压他,这是钟诚心中永远的痛。

    “姐,你得接受现实。想想福地的情况,你可能真的需要在这边结婚生子,回不去了,面对未来吧!”

    钟诚嘴硬,又换来一顿收拾。

    王煊继续了解情况,问道:“新星对福地有深层次的了解吗,有没有推演过,那里究竟是什么状况?”

    “很神秘,有超凡生物,极其危险,大体与密地相近。”郑睿叹气,告知他所了解到的那些。

    同样,关于福地的开发,依旧只限于外围区域,从来都没有深入进去过。

    新星的人并不知道,福地能量物质最浓郁、被氤氲霞雾笼罩的核心区域到底什么状况。

    王煊露出异色,道:“福地与密地最深处会不会有城郭,有人类,有门派,有真正的修行者?”

    钟晴摇头:“这个不好说,各种探测器根本无法捕捉密地最深处的状况,稍微接近就会坠落。”

    赵清菡开口,道:“有人做过研究,提出过各种假说,认为核心区域的确可能存在着类人种族,是某种极为强大的灵长类生物。”

    毕竟,外围区域都存在超凡物种了。

    在那密地深处,肯定有更强大的超凡生灵。

    而且,但凡超凡的怪物,不管它的本体是什么,都有一定的灵性。

    按照密地的规则来看,越强大的超凡生物,越是聪慧,有许多物种不见得会比人类差。

    所以,新星的相关研究人员认为,无论是福地,还是密地,必有一个智慧高度发达的种族。

    他们位于整颗超凡星球金字塔的顶端。

    甚至有人认为,最核心区域,有璀璨的超凡文明,社会制度很完善。

    “但他们为什么不出来,从来没看到过?”王煊发出疑问。

    赵清菡道:“或许出来过,但不屑对我们动手,或许这次的剧变就是他们演化的,不想外人再来打扰。”

    她补充道:“各种猜测都有瑕疵,都难以自圆其说,不然的话也就不是猜测了,而是真相。”

    周云唉声叹气,道:“你们不会真的在为留下来做准备吧?这一刻,我想大哭一场,我想回新星,不想留在怪物横行的恶地。”

    钟诚安慰道:“周哥,做好最坏的打算,争取在这里为人族开枝散叶,再占取一颗生命星球。”

    “你走开,我不跟脑子不正常的人聊天。”这一刻,周云不想搭理他。

    “所以,以后我是列仙中的一员,你只是普通人。”钟诚反驳。

    赵清菡道:“也不是没有机会回去,如果褐星基地的人早点发现异常,赶快派遣飞船接我们,说不定还可以离开。”

    她认为,近期或许还没那么严重,有些飞船还能接近这颗星球。

    “祈祷吧,希望奇迹发生。”周云叹道。

    王煊道:“不管怎样说,做好各方面的准备,而现阶段采摘奇物,提升实力最要紧。”

    钟晴伸手,将老钟抛过来的紫色蟠桃递向王煊,算是谢他救命之恩。

    王煊摇头拒绝了,他几乎算是大宗师了,这么一颗桃子对他效果有限,而对钟家姐弟肯定有奇效。

    再说,万一让老钟知道,谁知道他会不会多想。

    王煊有点想念老陈了,如果他能够出现在密地,一定要让他拎着那把黑剑,先劈杀两头超凡生物去解解馋。

    最为重要的是,在超凡生物栖居的附近,多半有极其稀珍的奇物,有特殊的超凡药草!

    事实上,老陈来了!

    接到王煊的口信后,在有关部门的运作下,他改头换面,加入了新星某支探险队。

    然而,他现在却很惨,他虽然已经是真正的超凡层次的人类强者,但却正在百里大逃亡!

    两头很像是国宝般的怪物,顶着黑眼圈,直立着奔跑,一路追杀他。

    “不久是挖了你们一颗发光的竹笋吃吗,还剩三颗呢,居然对我不依不饶,要斩尽杀绝。”

    老陈很狼狈,负伤不轻,身上有爪印,鲜血淋淋,亡命奔逃。

    他暗叹可惜,没能将黑剑带过来,主要是那东西太醒目,即便改头换面,长足有一米五,辨识度也依旧太高,他怕引人怀疑。

    “等我回旧土后,一定要去蜀地胖揍你们的远方亲戚不可!”

    ……

    钟诚开口,道:“既然有马大宗师在,我觉得,去采摘灵药会方便很多。昨天,我们发现了几处有奇物的地带。”

    可惜的是,他们选择了黑金枣树,遭遇惨案。

    然后,一群人就上路了。

    无论能否离开,王煊都下定决心,要尽快冲进超凡领域。

    不久后,他们来到一座山谷,在外围仔细观察。

    谷中有六株灵树,树干与枝杈灰扑扑,但叶子蓝莹莹,一看就很不凡,每株树上都结着四五颗蓝莹莹的果实。

    昨天众人在谷外观察良久,都没发现什么怪物出没,但愣是没敢进去。

    因为,六株果树结了这么多灵果,不可能没有怪物惦记。

    这么反常,他们怂了,最后都没敢进去。

    “不会有超凡生物吧?”王煊皱眉,万一中大奖,所有人都得死在这里。

    他没敢妄动,趴在山头上,向山谷内观察。

    不久后,后方传来惊讶与骚动。

    昨天王煊从大峡中救回来的那名曾看到吴茵被怪物抓走的女子惊呼出声。

    探险队中有人用试剂盒对洒落在她衣服上的血液检测后,认为那不是人类的血液。

    “这么说,吴茵姐当时没被抓伤,是怪物自己流的血?”那名女子吃惊。

    然后,她仔细回想,那怪物散发乌光,将吴茵带到半空中飞走,而后有血液洒落。

    她确实没有看到是谁流的血,只是思维定式让她觉得,吴茵被重创了。

    “这是一则好消息,最起码吴茵姐当时没有受伤!”钟晴说道。

    王煊心头一震,这确实值得让人期待。

    或许……那头怪物伤势过重,有大问题,吴茵未必没有活下来的机会。

    同时,那名目击者,她距离吴茵不远,却没有被怪物杀死,或者吃掉。

    这说明当时怪物不怎么想杀戮,或者另有古怪。

    王煊觉得,吴茵有活下来的一线可能。

    只是,希望依旧不是很大。

    王煊看了很长时间,确实没有在山谷发现异常,绝对没有什么大型怪物。

    他谨慎的试探,慢慢放出丝丝缕缕的精神能量,确信没有超凡生物。

    而后,他全面动用精神领域,仔细观察,终于得悉了那里的情况。

    六株果树上共有十几条虫子,相当的异常,它们蓝莹莹,有的趴在叶子上熟睡,有的居然在啃噬那种蓝色果实。

    虫子在吃灵果?王煊心痛。

    事实上,他看到地下有一些果核,显然原本灵果比这还要多,都被虫子给吃了。

    最为让他吃惊的是,这种虫子居然散发着神秘因子的气息,而且相当的浓郁!

    内景地中无时无刻都有大量的神秘因子飘落,而在现实世界中则罕见。

    只是密地有些特殊,各种能量物质都有,以X物质为主,神秘因子很稀薄。

    王煊在密地见过不少怪物,但还是第一次感知到专门汲取神秘因子的怪物,确切的说是奇异的虫子。

    他心头微动,到底有什么古怪?

    他确信那不是超凡生物,而后,他底气就十足了,准备过去看一看。

    “我骑着马大宗师进去,如果情况不对,我可以立刻逃走。”王煊开口。

    他又补充道:“你们暂时远离这片地带,别真的被我惊动出什么怪物。”

    “你也进去的话,会不会太冒险了,直接让马大宗师进去算了。”钟诚建议道。

    王煊道:“你高估了马大宗师的品格,让它自己进去的话,估计最后会咬着一堆果核给我们送出来。”

    众人无语。

    只有马大宗师的鼻子在喷白光,冲王煊直瞪眼。

    赵清菡明白他的底细,但依旧暗中叮嘱他小心,情况不对,赶紧逃走。

    众人迅速离去,经历各种惨烈事件后,他们都很谨慎,一点都不敢莽。

    王煊骑马进入山谷,很快他就下马了,让马大宗师也不要过于靠近,毕竟不明白虫子的底细。

    万一是剧毒的虫子,小马哥可能会悲剧。

    他有金身术,根本无惧。

    “老马,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摘果子吃。你不要跑,不然回头我追上你的话,给你吃烤马腿。”

    马大宗师瞪着他,差点给他两蹶子。

    王煊到了近前后,他听到嗡的一声轻颤。

    接着,他感觉到后背有些疼,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

    在哧哧声中,一道又一道蓝光冲了过来,像是一道又一道蓝色闪电,速度非常快。

    王煊倒吸冷气,如果不是他练成金身术,换成一般人过来,估计会被这种虫子直接洞穿。

    他一把抓住了一只,用力一捻,砰的一声,一只虫子像是碎掉的蓝色果冻般溅落开来。

    它内部柔软,外部像是铁石般坚硬。

    最为惊人的是,随着这只虫子碎掉,无比浓郁的神秘因子逸散了出去。

    王煊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结果也只是聚拢过来部分,大量都在刚才爆开的刹那冲向远处了。

    他动容,自语道:“这虫子……如果不嫌弃它的话,估计远比这些灵果更珍贵!”

    他动用精神领域,击溃这些虫子脆弱的精神,噼噼啪啪,十几只虫子全部坠地,活不成了。

    王煊全部捡了起来,每条都有两寸长,蓝盈盈如宝石。

    他看了又看,暂时收了起来。

    估计就是宗师来了,都可能会被它们洞穿身体,甚至,马大宗师凑到近前,也可能会被教育的血淋淋。

    这种虫子的层次不好界定,肉身杀伤力十足,但是短板也极其明显。

    任何一个可以将精神能量外放的人,都可以杀死它们。

    王煊采摘果实,完整的有十九个,被虫子啃过的有八个,相当的高产了,居然一下子采摘到这么多的灵果。

    他准备去试试,看能否让实力更上一层楼。

    树上有虫卵,他没有去动。

    王煊骑上马大宗师,离开山谷。

    等他来到外边,远远地看到赵清菡等一群探险队员正在与陌生的十人对峙。

    很快,王煊发现异常,那十人与新星的人穿着不同,无论是男还是女,他们的衣服带着金属光泽,是种新奇的样式。

    他们有的是黑发,有的是银发,但看得出都是年轻人,嘴里说的话,伊里哇啦,根本听不懂。

    而钟诚等人对他们喊话,那十人也都在皱眉,面面相觑,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

    王煊心头剧跳,不久前,他们还在谈论密地深处是否有城池,有类人生物,有门派,难道现在就真正看到了,他们究竟有什么来历?!